【黑虹】未度少年

洛虹从未后悔过自己入了江湖,却恨过自己入了江湖。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他,最终和那个肆意狂妄的魔教少主墨渊一起葬在了天门洞。那一战之后,再无洛虹少侠,只有长虹剑主。

任了多年的武林盟主,他越发沉稳。江湖中人谈起他的时候,总是称赞他行事稳重,。似乎就连其余六剑,也忘记了那个多次笑着戏耍朱无戒的少年。又或许,他们不敢提。魔教、墨渊,和那冲天而起的火光一起被牢牢地封锁在每个人记忆的角落里。

澜兰有时候会想,当年那两个人,如果有一个身上的担子能够轻一点,那么也许会有一个截然不同的结局。可惜他们都身不由己。

而成为二人之间万丈沟壑的,从来不仅仅是所谓的“正邪两立”。

她曾经看到过那两人当月对饮,说的什么,她没有听得太清。唯独记得一句:“我若是被招降,魔教数百万教众该如何?”

那次墨渊离开之时,留下一句话:若有机会,定当与你堂堂正正再战一场。他的神情并不十分严肃。可是她看出来了,洛虹也看出来了,那抹玩世不恭的笑之下,藏着的是对洛虹深深的喜欢。

再然后,就是决战。那时的墨渊,看着七剑乘着风筝而去,心里是欣喜的,那些谩骂原本未能激怒他半分,可他依然抱着轰天雷冲了上去。他深知胜负已成定局,也知道洛虹不会对自己父亲留情。他只希望以他自己的命换得那人在处置魔教教众的时候,能够看在他的份上,绕过几分。

他闭上眼,想着自己果然不负魔教少主这个名号,连这最后一刻,都在算计。

“洛虹······”他低声喃喃道,似是带着无边的不甘,没了声息。

又是一年中秋,七剑传人如约聚在了玉蟾宫。

二十多年过去,他们都已经过了那个居无定所的年纪,都安定了下来。

莎莉与雷奔十年前就已经成亲,乐逗和他那个被称为医仙的妻子一起济世救人,陶青与一个和他情投意合的男子成了家,肆意天涯。白达更是在三年前就抱上了孙子。清冷如澜兰,也找到了值得她与之相守一生的人。

唯有洛虹依然孤身一人。

不是说除了墨渊谁都不行,只是之后他无论遇到什么样子的女子或者男子,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或许不是那些人身上少了让他心动的特质,而是他自己少了动心的勇气。

他曾经设想过自己会与谁执手一生,会过上怎样的生活。也许是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然后与妻子一生相敬如宾。或许会是在闯荡江湖时对谁一见钟情,而后共同鲜衣怒马跨遍天涯。但是他从未想过会是那个人。

杀父之仇不两立,正邪之阻不可破。被调侃过多少次的相爱相杀,最后只剩下一个血淋淋的杀字,汇成由无数人的鲜血和眼泪凝成的遥不可及。

“洛虹?”

他被熟悉的声音从回忆中拉出,将手里摩挲着的茶杯放回桌上,浅笑着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开口唤了一声女子的名字。

“在想什么呢?”。澜兰将手中的盘子放在石桌上。难得一年一次的聚会,她兴致大发,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桌的好菜。

“没事,就是突然觉得,大家现在这样挺好的。”

他看向亭外,雷奔端着莎莉的菜,与她和白达并肩往这边走。乐逗陶青正取了酒回来,一如十多年前那样斗着嘴,正是一片祥和宁静。

他前些天刚刚带人清剿了一伙大肆烧杀抢掠的亡命之徒,又快马赶到玉蟾宫参与与老友的聚会,才会被勒令待在亭子里休息等着他们几个忙完。

他原本不必亲自带人前往,如今的他不单单是十多年前单纯的长虹剑传人,盟主一声令下自然有无数高手前赴后继效忠于他,可他还是一次又一次地亲自上阵,又浴血而归。

他自然是想好好活着的,曾经看过那么多生生死死,他怎么会想要轻易地死去;背负着那许多人的性命,他又怎么能够轻易地死去。

他一直很冷静,从来都清晰地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可以做什么。即使是万事初定后他将力排众议将墨渊下葬的那段时间里,他也从未失过分寸。

魔教覆灭后,之前冷眼旁观的各门各派突然群情激奋,叫嚣着要教魔教少主墨渊同样挫骨扬灰。当时也是洛虹力排众议,扛着莫大的压力将他葬在了山明水秀的张家界。

洛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平和的气氛了,他突然感觉到非常累,一种长久以来被他的意志强制性压下的疲累感,在一瞬间爆发出来,缠绕在他浑身每一根骨头上挥之不去,他眼前一阵模糊,然后就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武林中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盟主洛虹失踪了。江湖中各种传闻闹得沸沸扬扬,有人说当年是魔教余孽将盟主暗杀了,有人传说是盟主得到了某本秘籍,闭关练武去了,还有人说,盟主近年所受暗疾爆发,连神医都无能为力······群龙无首的江湖人士着实乱了一阵,直到六剑联手将骚乱平息,却如约定好了一般对洛虹的事缄口不语。

他们不知道的是,那晚有一白衣侠客,身负长剑,在天门洞孤身一人与故人饮完一坛陈酿后,提气纵身跃入无边森林中,再无踪影。

 

 

 

写在文后的碎碎念,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这里。

这个也是好几年前的旧物了,一直断断续续地添些什么,结果还是只有这么一点点,躺平。

离一开始在作业本上写那句开头已经很久了,久到我都记不起来我最初到底想要表达些什么,遑论这两年因为各种原因没怎么打开Word也没怎么做阅读,表达能力大幅下降,反正就是越来越咸鱼了。

关于虹七真的是初心,我记忆中有一个神采飞扬的白衣少侠,执一柄长剑,同几个生死与共的好友仗剑执义。

也许匡扶正义在我心里的地位远没有肆意江湖来的重,所以我不是很喜欢成为什么盟主的虹猫,一开始只是因为在,他如果想要为黑小虎做些什么,只凭“七剑之首”这个身份是不够的。我觉得他一直非常清楚自己该如何去完成一件事。在杀死黑心虎这一前提下,他是有希望成为盟主的,而且他能够做到。到后面洛虹卸下担子,一人一剑走江湖,却是我的一个心愿。

流浪其实远比想象中痛苦的多,肆意天涯看上去美好但其实非常艰难,不过对于少侠来说却可以是一个新的开端。他有能力让自己过得很好,再说了,遍游天下说不定也有好事,比如说遇到能让他心动的人或者捡到重生的少主什么的【不

至于标题,度是duo还是du请自由心证。


评论
热度 ( 50 )

© 沐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