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家族】 jollyx你 《spera》

圣灵家族基础设定,现代paro

主Jolly暧昧向

送给我家没有lof账号的所以不爱特的橙子

你要的男神x你

有原创人物和私设

1)

飞机轰鸣着进入平流层,我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的不断变化的云彩在曙光的照耀下发出暖色的橙光,身边坐着的那个戴墨镜的黑发男人正在拿着本半合着的笔记翻阅着。我本无心太过注意这个人,但是他确实让我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我抬起右手,不由自主地握住了左手上的护腕,惯用的双匕不在身上这点让我有些焦躁,唯有左手手腕上那个被遮住的图案能让我感觉到几分安心。

我向后靠在椅背上,闭上眼小憩,开始享受这难得的安静时光,直到一声暴喝响起:“都给我不要动!”

我有些不满地睁开眼坐直了身体,只见前面几步远的地方,一个身穿空少制服的人手持一把枪,枪口正对着舱内的乘客,手几不可见地颤抖着,正说着一些威胁的话。

劫机吗?我淡淡地想着,低头摩挲着手上的戒指,我不介意破财消灾,不过······我飞快抬头看了一下左边的那个男人,他刚刚把手里的笔记合上放在身前的桌子上,嘴角有些玩味的笑意,是要出手了?不知道他会怎么做呢。我看着那个劫匪,身边那个人绝对不好惹,不知道他会有什么下场。

劫匪看到了他的动作,将枪口对准他,冲着他咆哮:“都说了让你们别动!”

我用余光瞟到那个男人抬起手,将他的墨镜向下移了几分,露出一双黑色的眼睛,正与劫匪的目光对上,他的右眼里有一个图案,弦月包裹着一颗不规则的星,这个图案发出幽蓝色的光,不甚明显,然而劫匪却好像看到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一样,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他突然扔掉枪,抱着脑袋哀嚎着重重摔在了地上,身体不断地抽搐扭动,口吐白沫,半响再无动静。

有胆大的乘客上前查看,才发现劫匪早已晕了过去,舱内的人面面相觑,全完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我们的位子很巧,过道的另一边没有坐人,只有我看到发生了些什么。他却什么都没做,没有威胁也没有警告,在劫匪滚倒在地的时候,他就已经将墨镜戴好,就好像和他无关一样拿起笔记继续翻阅。

记忆中有个青年的身影渐渐浮现,然后和身边的那个男人重合,意料之外的重逢没能让我有更大的情绪波动,我只是偏过头看着他,用平常的语气和他打了一声招呼:“好久不见,jolly。”

不知为何,我看到他眼里的讶异,心里竟然有些愉悦。

2)

“你不应该回到这里来的。”面前的男人声音低沉,“你的能力一旦控制不住,影响的会是一整个家族的契约者。我想你没有忘记你曾经暴走过一次吧?”

我低下头,略有些漫不经心的搅着杯子里的茶:“我听说了圣灵决斗的事情,我想作为首领的女儿,我还是有资格参加这个决斗的?”

对面jolly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语带嘲讽:“当然,如果你不满意外面和平的世界,你的确可以回来——如果你不会对首领造成伤害的话。”

和平的世界?我放下勺子,他的话让我有些反胃,这些年不规律的生活对我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损害,而这一切全是拜我的契约卡所赐。

“的确非常和平。”我抬头看向他,试图透过墨镜看到他的眼睛,“你不会真的以为几个护卫就能在远离家族势力范围的情况下,从无数个敌对家族手里保护好首领的女儿吧?”我略带恶意的想象着对面男人或许会有的惊诧的眼神,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事实上他们在离岛一个月后就失职了,并且选择隐瞒这个消息长达十年,而这些人——已经下地狱了,我想你们已经近两个月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我的‘消息’了吧?”

我站起身,没再看向他:“我只是想要拿回我应该有的东西。”径直离开了。

3)

Jolly的确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我坐在他的书房里认真地翻着他的笔记,虽然不想对他的目的多做评论,不过我还是对他的实验很感兴趣,在外漂泊了这么些年,我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在提出了几个建设性建议后,他邀请我和他一起研究。

我又翻过一页书,我明白他这个举动无所谓信任还是其他什么的,这个人永远是一副看穿一切,能处理一切的样子,莫名让我有几分不爽。

就在这时他推门进来,坐在书桌另一边,很自然地拿起另一本手记,一边翻一边对我说:“felicita在找你。”

我在回来的那天就回了城堡,一枚家族纹章让我轻易见到了我十多年没见过的亲人,feli似乎对忘了我这个妹妹感到非常抱歉,这么些天一直试图和我培养感情,我十分不习惯她这种天真的热情,一直在避开着她。

天真的继承人。我的她的印象仅止于此,若是不满其他人决定自己的人生,那就变强,强大到没人敢对你指手画脚,不需要犹豫,不需要不安,当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的时候,昂首挺胸走下去就好了。

我抽出一张手稿递给乔伊,开始和他讨论新的实验。

4)

我没想到首领——好吧我的父亲——他的精神压力已经大到这个地步了,我坐在jolly的书房里,木然地盯着时钟的分针一圈圈地转,直到他推门的声音惊醒我。

“他还好吧?”

Jolly似乎有些讶异我这么问,或许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生物。他静默了半分钟,开口声音带着疲惫:“菲莉琪塔强行用命运之轮暂时医治了mondo,我们又花了一些时间使她恢复记忆。”

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后,我起身离开,漫无目的地晃荡在走廊里,嘴里有些苦涩。我也是一个人类,会有人类应有的感情,或许这些年的经历使它变得淡漠,可它依然存在。我会担心“世界”带来的伤害,却无法去看一眼papa,只因为我的存在就可能造成所有塔罗的暴走,而在我眼里“软弱的feli”,却表现出了让人震惊的坚定。

我突然对即将到来的决斗失去了兴趣。

5)

圣灵之战的结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却似乎又是早被注定好了的。

我站在宴会厅的门口,看着被众人围着祝贺的菲莉,脚步迟疑了一下,心里不知为何有些烦闷。

右后侧的jolly向前跨了一小步,拦在我前面,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的语速出乎意料地快了半分,声音中含着不满和些许的防备:“你想要干什么?”

我抬眼看着他墨镜后面的眼睛,突然感觉有些好笑,这些年来我少有情绪波动,却在短短一个月内心情开始起伏,这让我感到格外的讽刺。也许我的视线让他感到不快,他的眉头皱地更深了,我不再看他,收回视线垂下眼帘,语调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我不会干什么的。”

我绕过他,径直向felicita走去。

Feli,我的姐姐,她生来就比我幸运许多,当她在充满阳光的午后将自己烤的蛋糕放进精致的盘子端上餐桌,以此赢得父母的夸奖的时候,我还在岛外见不得天日的黑暗中艰难地为自己的生存挣扎着;当她坐在床边任由女仆擦亮她高档的皮鞋的时候,我也许在某个角落拭掉匕首上的血迹。她胸口跳动着的恋人教会她爱,她背后旋转着的命运之轮推动她前进,而我只能被手腕上束缚着的恶魔禁锢。她是被世界爱着的,也可以堂堂正正地去爱这个世界,而我已经没有资格了。

我想我过去的想法的确是错的。

她比我更适合当好一个首领,她善良包容,同时也有坚定的信念,像光一样吸引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即使是我,也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她,然后一次次因害怕被灼伤而退却。

她看到我,眼里闪着喜悦的光,冲我挥了挥手,然后小步跑到我面前,带着惊喜开口:“我以为你不会喜欢这种晚宴!”

她红色的长发在吊灯光芒的照射下煜煜生辉,夺人眼球。我确是厌恶着红色的,在我的生活不得不被喷溅而出的大量红色浸染的那些年里,红色着实令我作呕,然而她的头发兀自绮丽着,带着朝气与旺盛的生命力,一如她的人。

我看到自己耳边垂落的黑色发丝,如瀑一般的墨色长发远比丝绸更为顺滑,无论在哪里都应该是令人羡艳的存在,然而它却始终笼罩着一股冰冷的气息,使人望而却步。

我看向她那双盛满笑意的眼睛,突然感觉一阵轻松。我将右手置于心脏的位置,用万分郑重的语气对她说:“以‘希望’之名,祝你得到‘幸福’。”

而后毫不迟疑地离开宴会厅。

这是一个星光璀璨的夜晚,月亮被云雾遮掩,散发出朦朦胧胧的光,更衬得星星格外的好看,我坐在中庭的椅子上,以一种全然放松的姿态靠在椅背上,仰头冲着天空发呆,满天星辰又让我想起了那个星与月的图案,身边有人坐下,我没有转头去看,但我知道那是jolly。

“你不准备留在这里吗?”,熟悉的声音传来,我看着天空,蔚蓝的天空如同幕布一般,的确是的美好的夜晚,我无心去猜他话里是否有深意,只淡淡地“嗯”了一声。

“为什么?”

我意外于听到他这个问题,转过头去,他正看着我,一脸认真的表情。我轻轻叹了口气,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烦闷,半响才开口回答他:“你知道的,我不适合这里。”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抿紧了唇,转过头去看着天空,突然开口:“今夜月色很美。”

心里烦闷的感觉瞬间变为酸涩喷涌而出,我感觉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润,开口说话的时候,我听到自己的嗓音有些沙哑:“是啊,今夜月色很美。”

我决定乘船离开这个岛。

有海鸥盘旋在游轮的四周,间或敏捷地俯冲而下叼起一尾被船搅动的浪花送上水面的鱼,阳光正好,金色的光大片洒在看不见边际的海面上,波光粼粼,微微有些刺眼。我站在甲板上,抬起手遮住眼睛,仰头看向前方,没有回头。我知道那座被葱绿色覆盖的岛屿正离我渐远,码头上站着的那些人正目送我离开,jolly也站在那里,大概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墨镜遮住那一双好看的墨蓝色眼睛,嘴角依然会有几分令人琢磨不透的笑容。也许我会有留恋,但那里永远不会是我留下的地方。

我将继续漂泊。


女主名字意大利语“希望” spera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沐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