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我和我长歌儿子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30~36 完结

30

即使是我们刚刚相识的时候,也没有过这么长时间的冷战。

这大概是冷战吧——单方面的。虽然迫于我们之间的链接我无法离他太远,但依旧还是想尽一切办法假装自己很忙没空搭理他,他大概也看穿了我的想法,每日早上挑着游记之类的书扔给我一本之后便去忙他的,任由我捧着本书心不在焉地跟在他后面。

那日他去玄风营探听消息,那边的军官醉了酒,口无遮拦地开始调戏他:“看你细皮嫩肉的,不如跟着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我在旁边默默心惊,这货绝对是要玩完的节奏,要知道我儿子最恨别人调戏他,这些人又是那类欺男霸女的人渣。我捂上眼不忍心再看,耳畔响起了一声惨烈的叫声,而后是一个熟悉的声音:“给我滚!”

我放下手,看到两个同样打扮的人把地上一个口吐鲜血的人搀起来,放了两句狠话以后头也不回地走了,我有些讶异,然后被他暗地里从指尖弹出的劲气敲了脑袋。

“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人?”他似笑非笑地睨了我一眼,我赶紧摇了摇头,只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他原先睚眦必报的设定,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说不能以设定取人的是我,不知不觉给他套上设定的也是我。

我小小吐了口气,很真诚地对他说:“抱歉。”

他转身在茶摊上坐下,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我知道他是示意我继续说下去。我老老实实在他对面坐下,语气很是诚恳:“我之前太自以为是了。我只是一是不习惯这边的乱世,不应该要求所有人按照我的标准去处事。那个人······”我下意识抿了一下嘴唇:“你不杀他,无利于士气,到时候两军交战不可避免,士气利落难免会导致失利的局面,若是我军节节败退,会有更多同胞死在战场上——战争就免不了要死人,无非死的是哪方的人而已。”

他又斟了一杯茶,乘无人注意塞给了我,免得被人看到一个茶杯无故消失后引起轰动。我知道他这是不生气了,有些讶异于他的好说话:我要是无故被人认为是个毒辣的人,一定会生气很久的。

他叹了口气,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茶杯,开口道:“我也有不对的地方。看你的样子就该知道你没经历过这些,然而以后这类事情必然是少不了的,我纵然不想在你面前动手,也奈何不了你无法离我太远。以后尽量给你些提示吧,你别看就是了。”

我乖巧地点点头,心想,这大概就是和好了吧。

31

剑三世界最大的传奇之一,就是莫雨和毛毛之间不得不说的爱恨情仇。

我仗着一般人看不到自己,大胆地凑过去看着他们两人交谈,一边看一边在密聊里敲我儿子,顺带给他直播。

“哎呀又是回忆杀!回忆杀必然是虐点之一啊!”

“竹马青梅成陌路啊啧啧啧。”

“我跟你讲以后要不就是放下过去不死不见,要么就是相爱相杀相杀相爱你信不信!”

“我个人比较偏向后者你说呢。”

“正邪一向是我的萌点啊萌点。”

“对了你想去哪个阵营?我个人偏向于浩气来着。”

我以为会一直无视我下去的他突然开口:“去恶人谷。”

“哦······唉唉唉?”

我再顾不得听莫雨他们在说什么,一路跑回我儿子旁边,这个人躺在树枝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有些不满的敲了下树,一根丝带从树上垂下来,我握住它,随后被拽了上去。

他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远远的看着那边谈话的两个人:“自在逍遥有什么不好?”

“······你高兴就好。”

32

长安啊!这可是长安啊!

我站在主城街道上,看着旁边来来往往的行人,有些感叹自己没有早点过来,不然就能一睹杨玉环的倾世美貌了。

城里不好用轻功飞,我只能跟在我儿子后面慢慢走,顺便观赏一下大唐风貌,他看出了我的兴致高涨,放慢了脚步带着我慢慢溜达,花了好些时间才找到城郊的东蛮。

他们交接完一些事情,那个高大的汉子却突然红了脸,说话开始支支吾吾起来,好半天才说清楚,原来是惹了自己心上人小镜生气了,自己又不好随处走动,就托我儿子采一些花给小镜送去。

我一时语塞,这个时候还有这种心思,可见是真爱了。

我看着我儿子将采好的花交给东蛮,一时起意,暗搓搓准备跟上去看他如何和小镜道歉,转头就被一束花砸了头。

抱着花的我,有些茫然,默默跟着他去找曲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33

大佬就是大佬,我看着曲云一路深入义庄,没有其他动作,只靠内力就能震飞持着刀砍过来的人,悄咪咪拉了一下身边人的袖子,问他:“你什么时候能不用面对敌人直接用内力把他们震死啊?”

他抬手揉了一把我的头:“大概是等我成为一流高手的时候吧。”

我一怔,在空中虚拉了一下,我看到代表他经验的条离九十五只差几乎看不见的一个条。这段时间一直在跟着他四处跑,早已忘记这件事情了——我就要能回去了?

他似乎看不见这个进度条,挑了挑眉私敲我:手舞足蹈干什么呢?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好默默抱紧了怀里的花,沉默着继续跟着曲云走。他见我没说话,也没追问,同样跟在曲云往前走。

34

我站在他旁边,看着他和曲云对话,有点紧张,等交完这个任务他或许就能满级了,我能回到现实世界了,我很想说点什么,可是喉咙口好像被什么哽住了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他微笑着接受曲云的夸奖,看着他在频道里说这些事情到这里就暂时告一段落了,看着他回头看向我的方向却如同什么都没看见一样惊异的眼神,看着他不顾曲云还没离开就低声唤我的名字,看着他在没接到任何回应后眼神空洞地勾起嘴角,然后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35

我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趴在桌子面前,胳膊由于长时间的压迫一阵阵发麻,面前电脑还显示着剑三的登录界面,感觉自己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随着意识逐渐清醒,梦的内容也逐渐淡忘。

我揉了揉不知为何有点发涩的眼睛,心想大概是打游戏时间太长了的原因吧,顺手合上笔记本电脑,却意外地看到了电脑后面一束用湖蓝色丝带扎起的花束,不知道是谁在我睡着时放在这里的,花瓣上还沾着水珠,看起来就像是眼泪一样。

36

我想了一下,重新打开电脑登上游戏,顶着杨云墨名字的长歌还站在徽山书院,白衣长发,眉目含情。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沐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