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鬼灯的童话》

今天鸡血不足拿以前的童话凑个六篇

本来想卖萌但是技能点它……

_(・ω・」∠)_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古老的城市,在这里,每天都有那么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

  比如说,城市那边的莉莉丝女士今天捡到了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以茄子唐瓜为首的一群小孩子出于好奇去想要摸摸它,结果被黏在上面无法挣脱,只能串成长长一队跟在大摇大摆的母鸡后面走,使得城市的交通差点瘫痪;比如说,城门口那只自称是斯蒂芬克表弟的巨型狮子,因为人们总能够回答出他那个几百年来从未变过的问题——早上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三条腿的生物是什么——而堵在城门口嘤嘤嘤地哭泣,让人们进出不得;比如说动物护卫队的女官曲奇小姐正式升级为曲奇夫人退役,从而使得本来就人手不够的护卫队更加繁忙【相信曲奇小姐以前是一只可以以一抵十的能犬】;比如…

  因为类似情况实在太多了,所以能够管理好这个城市的城主阎魔大人一定是个能干的鬼。

  对此阎魔大人表示:“哎呀呀,这都是鬼灯君的功劳啊。”

  而在一旁查阅资料的鬼灯大人一定会抬头告诉他:“阎魔大人您过奖了。当然要是您能够更加严格地对待自己就更好了。”

  不过作为第一辅佐官,鬼灯大人的确很能干,比如砸开那些被迫跟在母鸡后面的人们,比如把雕像表弟生生踹到城墙上裂开一条深深的缝,比如将过来挑衅的桃太郎扔去除草随便把他的动物朋友们编入护卫队,比如……

  而故事的另一个主角白泽先生,就在这座城市开了一家药店。最初在为他的店取名字时,向来取名无能的白泽先生想了很久,久到连对面酒店的老板将莉莉丝女士送来的种子种出一朵会唱歌的花,并且在唱完一整首《欢乐颂》后结出的雪白兔子从白泽先生面前跳过,白泽先生才灵光一闪,用漂亮的字写下了“极乐满月”的招牌。

  其实白泽先生并不是生长在这里的,据他自己所述,他是在和好友麒麟喝酒时,不小心喝的有点多导致从云端掉了下来,恰逢鹳鸟路过,就把醉的一塌糊涂的白泽先生送到了鬼灯大人【两人居然意外得十分相似,不只是外表——阎魔大人语】家门口。

  不过两人即使长的相似,八字肯定相克【白泽先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默默捏碎了手里的酒杯】

  两人甫一见面鬼灯大人就用狼牙棒生生将因醉酒而不省人事的白泽先生砸醒,而后用毫无感情起伏的声音告诉他:“啊抱歉不小心手滑了。”完全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

  白泽先生忍不住QAQ的捂着脑袋,泪眼朦胧的狠狠【自以为】瞪着他:“你这个恶鬼!”

  孽缘就此开始。

  两人的小日子【雾】就这么吵吵闹闹地过下去。

  放肆不羁的白泽先生总会在喝花酒时“碰巧”遇到鬼灯大人,在毫无意外地被揍之后全然不顾形象地破口大骂。

  而鬼灯大人更是反常,比如整日忙到脚不沾地的他会在难得的休息日熬夜花整整六个小时挖一个深坑只是为了让白泽先生掉下去,虽然身负神力的白泽先生完全不会受伤,但这足以让他狼狈一番;比如高喊着:“巴鲁斯!”一本正经地掰折白泽先生的手骨;比如在白泽先生嘲笑他不能吃辣时将一锅滚烫的辣油倒扣在白泽先生的头上……无一例外的最终都会上演“全武行”。

  对此小城的居民们从一开始急急忙忙地去找阎魔大人来劝架【虽然结果往往是阎魔大人被两人联手“误伤”但好歹求个心安】变成最后的熟视无睹,更有甚者在心里咆哮:“花式秀恩爱【?】什么的最讨厌了!(╯°Д°)╯︵┴┴”

  这种日子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曲奇夫人生下一群又一群的宝宝,长到白泽先生因为疼痛流下的生理性眼泪汇成了护城河,长到对面酒店的老板种出来的兔子包围了极乐满月并成为实习药剂师……

  某一天,神兽大人再也忍受不了每日的摧残,在鬼灯大人上门取药时又“不小心”“失手”伤了他以后,他冲着鬼灯大人愤怒地大吼:“你这个恶鬼!我要诅咒你再也吃不下金鱼草料理!”,如何狠狠关上了门,徒留鬼灯大人留在门外。

  等到鬼灯大人砸开房门准备好好和白泽先生谈论一下人生的时候,他却发现,白泽先生不见了。

  回家后的鬼灯大人做了一大桌丰盛料理,但是他吃不下。

  那只偶蹄目的诅咒怎么可能成真。

  鬼灯大人不信邪,可是到了最后,那一大桌丰盛的料理都进了小白的肚子。

  还有就是,那天以后鬼灯大人再也没有看见过白泽先生。

  

  “鬼灯君很难过的样子。”阎魔大人有些担心,“虽然他一如既往的暴力抖S毒舌,可是比白泽桑来之前更冷了,还以为冰块会化掉的呢。”

  偶然路过的鬼灯大人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阎魔大人本来就满的日程表上又添了几条。

  可是白泽先生还是没有回来。

  不过在这个城市,每天都有一些奇迹发生。


一周后的某一天,破天荒地请假在家休息的鬼灯大人,进行着他例行的修行——给院子里那一大片金鱼草浇水时,看到了奇怪的景象。

  院子里那条足足三米的金鱼,脱离了它的茎,带领着另外六条略小的鱼径直朝鬼灯大人游过去。

  正当鬼灯大人思考着“这下是否有依据证明金鱼草是动物”、“在空气中游动这一点反而与‘金鱼草是动物’相悖”和“说不定是变异了的特例”之类的问题时,那七条鱼已经游【飞】到了他的面前。

  最前面那条将嘴里含着的诡异黑色圆形不明片状物吐在了鬼灯大人的面前,然后开口说话。

  “我亲爱的主人,”它摆了摆尾巴,“我们不忍心看到您受到如此折磨——尤其当您是如此深爱着我们。于是我们用我们每鱼尾巴上最美丽的那片鳞片与角落里的黑鱼草换了它那带着不可思议力量的鱼鳞,只要将它插入那人的心脏,您身上的诅咒就会消除。”

  说罢就带着另外六条只是出来打个酱油的可怜龙套飞回了茎上,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而鬼灯大人难得陷入了纠结——这么小的一片根本无法握。

  当他眼角余光瞟到角落里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减少存在感的黑鱼草时,无视它的瑟瑟发抖,走过去拔出,手法利索地剖开,刮鳞,喂小白。

  拿着一堆鱼鳞进了实验室的鬼灯大人,原意是想锻造出一把锋利匕首的,但不知为何,想着想着白泽先生,预想中的匕首却变成了一直簪子,簪头的神兽白泽兽纹栩栩如生。

  前来探望的阎魔大人在这时敲响了鬼灯大人的门,打断了他的思考。

  本着“既然阎魔大人多活了这么久应该会有看法吧”的想法,鬼灯大人将他的烦恼斟酌着说了出来。

  阎魔大人一针见血地犀利指出:“哎呀鬼灯君,你这是相思症啊。”

  噼里啪啦一阵响,一直以来的各种似乎都有了解释,鬼灯大人深深一鞠躬:“请原谅我的失礼,我需要先离开一下。”

  阎魔大人看着鬼灯大人扛着狼牙棒冲出去气势汹汹的背影,喝了口茶,悠悠地叹息:“唉,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

  “极乐满月”药店里,白泽先生正苦着脸灌黄连汤——那天和鬼灯吵架后他就去找妲己喝酒,结果今天才回来。

  一声巨响,药店门被整个踹了下来,冲到白泽面前的鬼灯刚抬起手,白泽就在一瞬间捂住了脸做出防御的架势,而乎他的意料之外,鬼灯没有如往常一样的一见面就开揍,而是小心翼翼的解开他的头巾,用一支漆黑的发簪挽住了他的发。

  “搞什么啊恶鬼!”白泽先生皱眉,想要拒绝,却被制止了动作,他抬头,却直直地撞进鬼灯的眼睛,沉寂了多年的黑色重新翻滚着,充斥着炽热的岩浆。

  “白泽,和我在一起吧。”

  白泽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鬼灯,沉默着没有回答。

  半响,他听到自己回答:“好。”

  ————————完————————

  

  最后再矫情一下。

  

  他记得从古书上看来的句子: 料是前生应识我,木骨缠绵,惯向云中卧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沐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