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现代AU《猎物》

梦衍生物

“所以这该死的‘一整排灯笼’到底在哪里!”

瑟兰迪尔难得地焦躁着,他将车停在路边,打开车窗翻找出烟——他很少吸烟——然后点燃了一支。

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了,乡间小路两旁只有星星点点的几户人家依然亮着灯。

瑟兰迪尔透过后视镜看着他的猎物:一个昏迷着的金发少年,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长的很精致。想起委托人的话。出逃……男宠吗?

那天他接到委托,电话那头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让他“帮忙”抓回一个人。报酬很可观。在商谈完毕后对方发来了目标的照片。照片上的少年笑得灿烂,依然有些稚气未脱的脸庞满是青春的活力,双眼微眯,看上去人畜无害。

可是瑟兰迪尔却莫名其妙地焦躁了起来,直到被放倒的少年软软地倒入他的怀里,他奇迹般地被安抚了。而现在,那股让他烦躁的心情又蠢蠢欲动起来。

男宠?他想到这个词,更加烦躁。掐掉烟,瑟兰迪尔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才发动汽车继续寻找所谓挂满灯笼的路。

渐渐有红光映入眼帘,他将汽车右拐,驶入那条路。

又是近半小时的车程,道路两旁是参天的绿树,每隔一段距离挂着一对灯笼,引导着他前进,直到他看到一座古宅。

大门开着,一个女孩靠在门上低着头看着手机屏幕,听到声音抬起头,看见他后小跑着过来,往汽车后座看了一眼,冲他露出微笑:“瑟兰迪尔先生是吗?我就是委托人,非常感谢您将家兄带回来。”

不是男宠?瑟兰迪尔挑了挑眉,一直焦躁着的内心稍稍平静了些许。

“家兄总是因为不愿意接管家里的生意跑出来呢!”女孩抱怨着,然后有些困扰的仰视他,有点不好意思:“能否请您帮忙将家兄送进来?”

瑟兰迪尔想了一下,将少年拉出来后拦腰抱起,跟着女孩向内走去。

古宅很大,比外表看上去大很多。

“这里是度假胜地,近几天有三位客人在这里。”女孩的声音很轻快,“瑟兰迪尔先生要不要也来这里休息几天?这里很适合您这种特殊工作者。”

瑟兰迪尔抱着怀里的少年,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

瑟兰迪尔已经在幽暗密林——这座古宅的名字——停留了一个月。他发现这里的确很适合他这样的职业,就安保方面而言,他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那几个紧追着他不放的仇家了。

而那天所提到的三个客人中,两个是同行,一个是情报局人员。

在这一个月里,那个被他带回来的名为莱戈拉斯的少年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自己曾经被放到了强制搬回来,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他并不讨厌这样,甚至当他一次又一次看到莱戈拉斯后,心中某一块坚硬的地方似乎被渐渐融化一般柔软起来。

莱戈拉斯问过他,在他三十年的生命里到底有多少年作为一个佣兵活着,有没有失手过?

他仔细回想,却想不起到底多久,但他告诉莱戈拉斯,他的猎物从来没有能逃掉的。

莱戈拉斯带着些许崇拜看着他,他伸出手,不由得揉了揉少年的头。

这一个月很宁静,就像一场美梦一样,没有血腥没有黑暗,只有苍翠的绿林和灿烂的阳光,还有那个如阳光一样的少年。

有莱戈拉斯。

瑟兰迪尔决定离开,他怕自己会沉迷在这个梦境里。而莱戈拉斯太美好,让他几乎抓不住。

莱戈拉斯得到这个消息,冲过来拦住他,少年的表情很倔强,他却带着讽刺笑了,很倨傲地问他:“为什么?”

莱戈拉斯突然伸手抓出他的衣领,用力吻上了他的唇。

他愕然,随即反应过来,扣上莱戈拉斯的头,热烈地回吻。

良久,两人分开。莱戈拉斯抱着他将头埋入他怀里,声音低沉:“Thran,留下来。”

他抱着莱戈拉斯,带着胜利的微笑,声音却很轻柔:“好。”

而他怀里的那个人,一样地微笑着。

……

……

……

【从来没有猎物能够逃离我的手心】

【到底,谁才是猎物?】

一个月前

莱戈拉斯坐在沙发上,优雅地放下手中的红茶杯:“我想要这个人。”

对面的女孩眨眨眼,笑了:“这可有点难办呢。”

茶几上赫然是瑟兰迪尔的照片。













昨天的梦改梗(//∇//)

明天考试!祝福我吧!


评论 ( 16 )
热度 ( 59 )

© 沐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