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童话》


在莱戈拉斯小的时候,瑟兰迪尔也曾经给他讲过许多童话。


无畏的王子用剑劈开风与浪,拉开长弓射出闪电,他破开熊熊燃烧的火焰把利刃刺进恶龙的心脏,然后带着公主回来接受自然女神的祝福。


抑或是外出冒险的旅人无意间解开了关押恶魔的封印,于是义无反顾地踏上征程拯救世界,然后在所有精灵的赞美之中登上王座迎娶公主。


童话的过程可以有很多,或曲折或离奇或甜蜜或艰难。然而童话的结局只有一个,王子和公主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那么王子和王呢?他不敢再问。


他记得瑟兰迪尔给他讲故事时候的嗓音,如大提琴一般低沉悦耳,为他构建出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梦境。


虽然瑟兰迪尔总是很忙,但是从不吝啬于在他身上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耐心,从一开始教会他说话到手把手教他练习箭术,或者把他抱在怀里回答他一个又一个或许幼稚可笑问题。


他也曾经在故事讲完的时候问过自己的父亲,结局里的国王最后怎么样了。


精灵王揉了揉他顺滑的金发,亲手为他掖好被子告诉他,以后你会知道的。


精灵无尽的生命漫长而又寂寞,日复一日的枯燥重复或许早已在年轻的王子心里埋下一颗火种,然后在某一天遇到一个契机,燃烧着他的活力与激情,让他整个散发出光与热,让他想要走出这一片幽暗的密林。


到底是王的命令还是自己的心存不甘促使自己踏出这片土地?


还是仅仅为了逃避?


他听过太多太多的童话,也见过真正的公主,林谷的亚雯绰约而清丽,外表柔弱而内心坚韧。如水一般温润细腻却也能够像火焰一样热烈夺目。但是他看着她的眼神只带着欣赏与赞美,转过头将眼里所有为了某个精灵迸发出的光彩湮没在孺慕之情下面。


他害怕瑟兰迪尔知道自己的感情。


亚雯看的很明白,却始终不置一词。


直到最后,依然如故的精灵公主握着已故爱人的手哭碎了心脏,在弥留的那一刻告诉他,爱情有很多种,有的精灵想要追寻生同寝死同穴的无言陪伴,有的希望轰轰烈烈如同飞蛾一样义无反顾,而有的却是在背后默默的付出只希望所爱之人得偿所愿。


直到那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一直以来自以为的求而不得折磨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他回想起那次战争之后浑身浴血的王者在山洞里对他做的那个手势,还有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泪光。原来瑟兰迪尔一直以来看的都是那么透彻。


许多年以后或许有游吟诗人将他们的故事编成诗句传唱,而比起才华横溢手段高明的王莱戈拉斯更倾向于成为一个和同伴一起消灭邪恶的冒险者。


瑟兰迪尔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亦或者说那个王远比莱戈拉斯自己更了解他。只是在教他批阅公文时他露出的一点不耐抑或是他听到外来者讲述冒险经历时发亮的眼睛,就足够让瑟兰迪尔明白他要的是什么。


于是他的父亲忍痛将他推出去,试图让缤纷的大世界渐渐浅淡了他那注定无法有结果的爱情,而自己孤身一个留在原地一点点回忆以往的时光。


他终于知道瑟兰迪尔不是不爱他,五百年来的朝夕相处足以让他们两个变成彼此融入骨血的习惯。


只是大爱无形。


他有重新想起那个他以为自己已经忘了的问题。


那么王子和王呢?


直到最后他终于明白瑟兰迪尔那时的回答,王子总有一天会成长,他的世界会被形形色色的人事物装点成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新世界,至此翻开属于自己的篇章。


最终回忆录里寥寥几笔的描写证明不了什么。


瑟兰迪尔从一开始就看明白了。


故事的结局,金雳问他以后怎么办,他想了半响告诉自己的朋友,西渡吧。


怎么想要西渡了?


为了让一个精灵知道我已经自由了。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准备高考中
下一次更文不定
么么么么哒

评论 ( 5 )
热度 ( 26 )

© 沐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