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夏】时间[BE慎入]

旧物搬出……初中时候的东西了😂

妖怪的生命有多长?没人可以说的清。
或许是活到连自己都记不清楚的年岁,和同类喝个酒绊个嘴,浑浑噩噩的度过一天又一天。
又或者是在某一天,以一种奇奇怪怪的方式骤然消失,化为一片萤光迷失在天空中,留不下一点痕迹,然后经历过漫长的时间,把名字渐渐化为风沙。
但不论怎么说,妖怪的寿命比起人类来说,长了不止一点点。也许只是自己打了个盹的时间里,那个熟悉的人类就已化为一堆白骨。
一了百了,只剩下妖怪仍然站在原地回忆过去,以一种永久不变的姿态。
不过好在,比起人类,妖怪的寿命还是够长的,足够时间渐渐抹去人类浅薄的身影,更何况妖怪的感情也没有人类那样丰富。
想到这里斑习惯性的抖了抖耳朵,然后在惊觉自己做了什么时猛然一僵。
“高贵的本大人怎么会做出这种动作啊啊啊!”
久久平静不下来的斑忽视了心里一闪而过的伤感。
一定都是夏目那个家伙的错!害得本大人也开始柔软起来了!!
斑愤愤的咬了一口烤鱿鱼,有点奇怪的往窗外望——都这个时候了,夏目怎么还没回来?
内心挣扎了许久的斑还是从窗口跳了出去,一边跑一边为自己的反常找借口:要不是怕那家伙随便被哪只不长眼的混蛋吃掉会导致本大人得不到友人帐,本大人才不会去管那家伙的死活 。
开足了马力一路顺着夏目留下的气息狂奔而去的斑,恰好看到了夏目将名字还给一个寻来的妖怪。
“白痴!夏目你这个白痴!本大人的友人帐啊啊!”
迎面而来的冲击力使得夏目后退了几步,一下子坐倒在地上。
“老师你来了啊。”
夏目还是笑着,似乎没有因为这个生气。
“好了老师,请你吃馒头怎么样?”
“本大人是这么好忽悠的吗?”斑不爽的跳上夏目的肩膀,低着头纠结了一会儿,然后又抬了起来,“再加上糯米丸子!”
“猫咪是不能吃糯米的哦!”
“本大人又不是真的猫!这只是用来暂时代替我威武的真身的假象而已!”
“啊,是吗?”
“混蛋你给我认真听啊!”
“是是。”
…………………………
生气了的斑没有看到夏目看着他的、注满了温柔的双瞳。
也许,他看到了。
---------
妖怪的生命有多长?没人可以说的清。
对于这个问题,夏目不是很清楚,他不过是一个拥有强大妖力的人类而已。
而他唯一清楚的,是那只以招财猫的身份陪在他身边的妖怪,在经历了漫长的时间后,来到了他身边。
夏目很清楚自己对斑的感情。
在那个夏日祭的时候,那个灿金色双眸的银发男人拥住他的时候——那种执著刻进了骨髓铭记于灵魂的强烈感情。
可是他不敢开口,不敢打破现在拥有的宁静生活,他怕等待他的,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而是覆水难收。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这微妙的平衡,为自己画上了一条线,一条充满诱惑却始终不可超越的线。
感情这东西,就像雾一样,无法握住,那为什么还要去追?
夏目同样无法解释,就像对于斑,他不知道自己对于斑来说是什么。
夏目贵志?还是夏目玲子的孙子?
每每想起,心中某一块就像撕裂一般疼痛起了,然而时间久了,却会忘记为何而痛,忘记痛的感觉。
人类的寿命对于妖怪来说,还是太短了。
当斑守在病重的夏目身边时,忽然意识到,他在他身边呆了七十多年。
足够一个烂漫的少年,成长为一个耄耋老人,垂垂等待死神的来临。
夏目离开的那一天是一个晴天,让斑恍然想起了他们初遇那一天,同样明媚的阳光,却物是人非。
夏目终身未婚,下葬那天,邻里帮忙送他离开的时候,队伍里多了一个银发金瞳的男人,他只是紧抿着唇,看着鲜花一点点把夏目埋葬,然后离开,没有说过一个字。
而夏目永远不会知道,那个高傲的妖怪是怎样疯了一般跑遍了世界将友人帐里的名字一个个还回去,又是怎样抱着只剩封面的友人帐和写着“斑”的那张纸在夏目房间里失声痛哭

---------
很久很久以后,斑遇到了一个总是笑的很温柔的男孩,心血来潮的变作猫的样子陪伴着他。
“不过啊,我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半夜跑出来找丙喝酒的斑无意中提到。
“谁知道呢,斑你活了这么久见到的人类还少吗?或许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类罢了。”
是吗?
斑拿起酒瓶,灌了一大口。
或许真的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类罢了。
---------
在某一天,那个人骤然消失,化为一片尘土消弭,留不下一点痕迹,经历过漫长的时间,把名字渐渐化为风沙。
那么多年以后,连他曾经最爱的那个妖怪,都记不清楚他的名字:夏目贵志。

若是不消失的话,妖怪的寿命是够长的,足够时间渐渐抹去人类浅薄的身影,更何况妖怪的感情也没有人类那样丰富。
即使那个妖怪曾经深深的爱过那个人类

评论 ( 1 )
热度 ( 66 )
  1. 不过一个仙女吖沐泓 转载了此文字

© 沐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