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鬼无差】《信仰》

结尾并没有反转

和善的微笑

“我说啊,你这家伙,有信仰吗?”

“哈?您的脑子终于被酒精给泡坏了吗?鬼是不需要这种东西的。”

——————————————————

是的,鬼是不需要信仰的,可是神却需要。

听上去很荒谬吧?在人类看来无所不能的神,却需要依靠信仰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存活,失去信仰之力的神,最终会消失在天地间。

真是太嘲讽了。

——————————————————

白泽蹲坐在椅子上,仔细看着自己被鬼灯那下“巴鲁斯”捏的通红的手背,肿起的地方因为原本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明显,然而下一秒那块地方忽然变得透明起来,虽然只有短短几秒,但白泽知道自己的时间真的要到了。

其实他早就猜到了。

从几个月前开始,自己睡着的时间越来越长。最近桃太郎有时会抱怨,觉得他晚上玩到太晚,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出现,店里快要忙不过来了。

没人知道他真的一直在房间里,昏迷一般地睡着,然后挣扎着醒来。

他身体的某一部分会突然变得透明,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只是那一瞬间自己眼花了而已,但是后来他身体某块变得透明的时间越来越长,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不让桃太郎看到他突然消失的手指或者眼睛。

告别的时间到了,他这么想着,把头埋进臂弯,意外地感受到了久违的轻松的感觉。

——————————————————

桃太郎感觉到很不对劲,自己的上司已经很久没有带女孩子回家喝酒了。虽然他早已习惯看到不同的女孩子从房间里走出来,然后呼吸着清早微凉的空气,沿着街道离开。但习惯并不意味着他乐于看到这样的场景。

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对这样的反常很是忧心。

他觉得白泽可能遇上什么事情了,他很重视这个对他来说亦师亦友的神兽。可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担忧。

下次有机会,去问问小白他们该怎么办吧。

——————————————————

白泽开始频繁拜访别人。

他给阎魔大王送上了金鱼草炼制的响声丸;送给茄子一整套的中国绘画工具;给阿香和妲己一人一张美容药方;给牛头和马头各一套修蹄子与脚的工具。他甚至跑了一趟西方地狱,给莉莉丝准备了一份大礼。

然后开始和知道内情的旧友们道别。

他和凤凰在昆仑山顶喝的酩酊大醉;和麒麟一起品最新的茶;跟着青龙大吃了一顿海鲜。没有人表达出了过分悲伤的情感。对于他们这些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神兽来说,离别是早已被看淡了的,他们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这是天命。

但不管怎么样,不舍总是有的,不管是他们还是做好了离开准备的白泽。

这种不舍在某一天被突然放大。

那时他正在和凤凰喝酒,难得凤凰愿意拿出珍藏的美酒,两人自然是好好痛饮了一番,酒过三巡,凤凰睁着醉意朦胧的眼睛,拿着杯子笑骂他:“虽然你是个混蛋,但总的来说还是个很好的混蛋,朋友几千年,你就要这么走了,我还挺舍不得的。”

白泽也醉狠了,摇了摇杯子笑眯眯地反驳他:“我也有点舍不得你,毕竟没了我,想想以后你没人陪着喝酒的样子,感觉有点可怜。”

——————————————————

酒醒以后的白泽感觉非常不好。

他内心深处的那一点点不舍被突然放大,他想起了那个他故意忽视了的辅佐官。

他们初次相遇在数千年前,又在百年后重逢。后来他定居在桃源乡。那一次中日交流大会之后的数百年间,他们两个一直在争锋相对。可谁又能肯定地说,没有感情在这漫长的时间中滋生?

好歹也是象征智慧的神,又从来是个玩世不恭的,白泽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对于鬼灯的感情,只是他玩心大起不想拆穿,乐得看那个认不清自己感情的木头花上那么一点时间纠结挣扎对他的感觉,权当做乏味生活中的调味品。

还好没说啊。白泽叹了口气,虽然这样很不爽,就当是临走之前做件好事吧。没了自己,那个冷清冷意的鬼神终有一天会变回以前的样子。

要是能再回去一点就好了,最初那个萌萌的人类“丁”是多乖巧懂事的一个孩子啊。

真的是,非常舍不得啊。

——————————————————

鬼灯最近忙得很。

地狱里因为人间的大灾难忽然多了很多需要审判的亡者,连续加班一个多星期,就算是鬼也是会感到累的。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大半个月前在桃源乡极乐满月门口挖的通往地狱的坑还没被白泽踩到,应该不用再去挖一个了吧?

这么一想,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看到白泽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前开始,他就神出鬼没的,送药给阎魔大人也是让别人送来的。

那只白豚,终于遭到天谴了?不如去看看怎么样?

这么想着,他方向一转,往白泽的药店走去。

——————————————————

“小子,走了都不留个念想给我们,倒是记得跑过来蹭我的酒。”凤凰一边这么嘟囔着一边往回走,手里抓着白泽的耳坠翻来覆去的看,然后迎面撞上了一个黑衣的······鬼?

他仔细打量着面前的鬼灯,了然地开口道:“这个样子······你是鬼灯君吧?来找白泽的么,很遗憾那小子已经走了。天界会派新的药剂师过来的,再等一段时间吧。”

——————————————————

走了?鬼灯皱了皱眉,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像是要喘不过气来一样,而后惊觉自己已经是不需要呼吸的了。

他有些艰难地开口,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干涩,大概是加班太多了,他这么想着,然后问面前这个穿着红色汉服的男人:“那么请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听到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永远不会回来了。”

——————————————————

鬼灯拿着那个男人塞给他的耳坠,红色中国结的样式,坠着一枚铜板,他那为数不多的作为人类的记忆里,也有这么一枚耳坠,带着它的那个人有金色的眼睛,盛满了笑意。

他恍然觉得,自己失去了很重要,非常重要的东西。

——————————————————

哈?你们想看什么?

你是我的信仰这种太肉麻了,写不出来。

要反转也行吧。

——————————————————

一百年以后的某一天,鬼灯代表地狱参加中日的交流会,看到之前他遇到过的那个红衣男子怀里,抱着一只小小的白色神兽,眨着金色的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

可那个终究不是他的白泽。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沐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