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秋恋

球小红心qwq

秋恋


叶修再次遇见黄少天,是在喻文州儿子的婚礼上。

他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自从二十年前他们分手以后——上一次他们还是一起去参加的这个小子的满月宴,如今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

其实他们一直没有断过联系,微信电话朋友圈。二十年来,叶修也习惯了每天睡前发一条朋友圈,所有人可见还是指定的人可见都是无足轻重的事情,只是想告诉某个人,他很好。

叶修点燃了手里的烟,不甚熟练地夹着吸了一口,再狠狠吐出去。近年来他渐渐减少了自己抽烟的数量,虽然他还是习惯性地揣一包在口袋里,但是也只是等到口袋里的烟受潮不能再抽,再换一包。

他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原本银色的打火机在经年累月的摩挲下已经被磨去了外表那层镀上去的金属,泛出内里的黑棕色来,幸好还能用,叶修就一直没换,只是原本盖子上五个字母的刻痕已经完全被磨平,就好像那只是一个普通的、用旧了的打火机一样。

这个打火机,毋庸置疑是黄少天买的,曾经的他虽然顶着一张嘲讽脸当着黄少天的面呵呵了盖上的刻痕,却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它视若珍宝,那是他们恋爱三年的纪念物。

他们分手之后叶修几乎都快把烟戒了,原因无他:麻烦。他已经不再需要用烟提神,身边也没有了那个一直吐槽他身上的烟味却又能随时随地掏出一个打火机的人,那段时间叶修买了近百个打火机,却没一个能点燃第二根烟,直到他在上锁的抽屉里找到这个被珍藏的打火机。

随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抽的很狠,整个房间都是浓重的烟味,似乎是想要以此掩盖房间里已经失去了某种柠檬的清香这个事实一样,直到某一天他和魏琛闲扯,得知对方已经戒烟了。彼时他叼着烟,看着魏琛咬着戒烟糖冲他摆手,口齿不甚清楚地说:“别了,为了老夫媳妇儿,老夫也得健健康康地活着。”

当时的叶修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就把烟掐了,然后渐渐开始控制自己抽烟的次数。

他只抽了两口就熄了烟,摁在桌子上那个精致的烟灰缸里,火星闪闪烁烁甚是好看,他又想起来自己也是有这样的一个烟灰缸的,然而远不如这个精美。那次他和黄少天去威尼斯旅行,他被兴致勃勃的黄少天拉着进了一家手工玻璃制品的小工坊,好半天才捣鼓出一个颇有抽象主义风范的成品,黄少天拎着它看了半天,才一脸嫌弃地把它塞进叶修怀里,那次旅行回去以后,他们家书桌上就多了一个看上去不伦不类的玻璃制烟灰缸。

那个烟灰缸后来怎么样了?他皱着眉头开始想,却没能在记忆里找出它消失的过程,好像它的存在就是自己的一个幻觉一样。很多东西都是这样,不知不觉就从生活中失去踪迹,宛如从来没存在过一样,然后在忆而不得的时候,无所适从。

他听到同桌的郑轩冲着大门口挥手喊了一句“黄少!”

叶修下意识地往门口看,看到那个他熟悉无比的人逆着光往这边走,门外阳光很好,照的他睁不太开眼,他眯着眼睛,看着那个人沐浴在阳光里,迷迷糊糊地看不清楚,却仿佛依旧是当初那个青年的模样。

等到黄少天走进了,看清他模样的叶修才惊觉,二十年岁月是的的确确存在的,将自己记忆里那个神采飞扬的人骨子里的沉稳一点点发掘出来。他依然带着笑,与看到的每一个认识的人打着招呼,只是到底青春不再,只有眉梢眼角依稀能够看到几分昔日的意气,却依旧能够轻易吸引自己全部的注意力。他今天穿了一套灰色的西装,不再是年少时跳脱的黄色头发,正正经经地染成了黑色,只是到底年纪在那,发根处依稀看得出一些银白。其实叶修和他也应该差不多,只是他懒得倒腾自己的发型,使得黄少天看起来要比他年轻许多。

当年也一样,他们在一起以后一起出门,总有人把二十七八的黄少天当做是刚刚跨入大学的学生,他自己也不仅一次收到围绕这个话题的一大堆垃圾话,被嘲讽是老年人。当然最后关于自己到底是不是“老年人”这一点,当然是在床上和黄少天好好讨论过的。

黄少天走到他们这一桌,自然而然地拉开椅子坐在叶修旁边,没有丝毫异样的神情,就好像对着一个很久不见的老友打招呼一样开口问他:“老叶,最近过的怎么样?”

最近怎么样?

一直挺好的。

他们在席上聊了很多,从荣耀又一届的世邀赛到蓝雨的新人选手,再到自己的工作生活。

叶修悠悠地吃着菜,告诉黄少天他提前退休的打算,家里公司的事情早在好几年前就慢慢交给了叶秋的女儿,小丫头工作狂人的形象衬托的自己和开始养生的叶秋越发的像个甩手掌柜,黄少天捏着筷子开始笑,笑过之后说,要不是为了退休金,他也不想干了,等再过五六年退休了,就去带着自己的积蓄环游世界,什么时候跑累了,就回G市颐养天年。

二十七岁的黄少天也曾扬言说要环游世界,那时候的他刚刚退役,和叶修一起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气的又一次被扔了全部工作的叶秋骂了好几声混蛋哥哥。他们去威尼斯参与狂欢节,坐在贡多拉上一边啃芝士甜甜圈一边怀念虾饺;他们拐进爱丁堡街道尽头的黑巫术商品专卖店,对着里面的蝙蝠干拍照研究;他们去维也纳听街头流浪艺人的小提琴曲,然后在咖啡厅的角落里接吻。

直到叶老先生一通电话把叶修叫回去。

他们都不是天生的同,当初决定在一起的时候也曾经纠结过挣扎过,然而曾经做的再多的心理准备与出柜预想也终究是枉然,一切都抵不过叶家老爷子突发的心脏病,抵不过黄妈妈声泪俱下的哭求。

世界很美,可他们依旧得回到生活中去,一切都会过去,各人都各奔前程,欢乐哀愁或爱恨得失都无所谓,即使他们一直都孤身一人,那又说明得了什么?一切都要过去,就像那些花,那些流水。*

————————————————BE的就到这里——————————

宴会结束的很快,叶修被新郎送到门口时看着一起出来的黄少天,突然发现他还是一样令自己感到熟悉,无论是身上柠檬的气息还是那双看着自己时坠满星辰的眼睛,熟悉到让他感觉似乎他们之间没有二十年的间隔,就好像一对相濡以沫许多年的爱人,在参与了小辈的满月宴后又笑着祝福他成家,然后并肩往家里走,并肩走到步履蹒跚,走向死亡。

总有一些什么是不会过去的。

他开口叫住黄少天,就像二十几年前一样,认认真真看着他的眼睛,开口问他:“少天,要不要再去和我环游世界?”

-END-
 
本来是BE的,然而我控制不了我自己,躺。

打*号那一句是三毛《秋恋》里的句子,改动了一下。

评论 ( 2 )
热度 ( 36 )

© 沐泓 | Powered by LOFTER